2018 一日陶:从泥开始

前情提要

今年二月伊始,广州的天气乍暖还寒。春节过年临近陆续返乡,临近回家前有幸参加了一个陶瓷体验课程,为期三天的学习时间里收获良多。课程结束后意犹未尽的我,总想着做个小总结,文笔不佳只好用速画方式来随意记录,所以有了这篇小文章,插图来自笔者,照片除了有标注作者的也都来自笔者。

从陶开始工作室一隅

故事发生所在地就是上图中这个工作室——从陶开始,位于新造镇东西庄村,与大学城仅一水之隔,也是这次主讲老师兼艺术家五楼老师的工作室,事不宜迟,下面开始分享这次体验吧。

刚开始上课时,五楼老师的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

做陶瓷是从泥土开始的。

陶器物在物理上有三个层次,泥料——釉料——色料。泥是关键,每个地方的泥土各不相同,有的泥土红色,黄色,黑色,甚至有白色,先从了解泥土开始,于是我们每人提着小桶就在附近去挖泥巴。

泥土挖回来之后,要对其进行简单的处理,也称为炼泥。随着工艺的发展,现代有更加专业的技术和设备,通过机器进行炼泥。

然后……

炼成下面一坨

泥土的部分解决后,相当于有了足够的素材,接着就可以开始捏造型了。

尝试一个简单的:

屏幕快照 2018-06-08 16.13.46

接下来介绍一种常见的造型方法,盘泥条。

拼出各种各样的花纹

 

刚盘好的泥条花瓶在户外晾晒

泥条的造型也可以千变万化,只要发挥无限的想象力。

在学习之前,我以为拉坯很难,学了之后,我认为这种难不是技术上的,而是与操作者的心态很有关系。

拉坯时的手上沾满泥浆,保持湿润(摄/ 五楼老师)

 

拉坯之后的陶瓷拿在户外晾晒

 

“心形器塑”,在塑造造型的同时它也在塑造着我,这个感觉特别奇妙,会觉得手中的泥巴是会与我对话与交流的,我稍微出了一下神,它就会不高兴地变形甚至飞出转盘,让人对自己的出神又内疚甚至付出一些代价。

之前都在说“泥料”,现在终于轮到“釉料”的部分了。

笔者给手捏杯上的釉色,尝试了里外上了不同的两种釉(摄/五楼老师)
喷枪的釉上的更加均匀,应用在器形复杂的陶瓷上 (摄/ 五楼老师)

见过青花瓷,但是自己画在瓷器上还是第一次。五楼老师的令尊李老恰逢在广州,李老也是一位艺术家,给我们加了一次国画课,如同国画画在宣纸上一样,也可以用青花釉料画在瓷器上。

 

 

 

五楼老师提供的瓷胎,国画现学现卖,最后由李老题字

最后,当然就是把陶瓷都拿到窑里面烧制出来,才算是完成了。

五楼老师展示了一种他使用过的一种用汽油桶制作的“窑”,制造一个低温熏烧的氛围。

烧足12小时
大小各异的陶器放在桶里不同的位置也会出现不同的熏烧效果

除了低温熏烧,比较常见的高温熏烧就在工作室的汽窑里烧出1300度的温度,这是瓷器需要达到的温度,而陶器在这样的温度下会瓷化,也就是高温陶,会比一般陶器更加坚固。

腊月廿六,入窑烧制

 

原载于:点击阅读微信公众号文章

插图:冯芷茵 摄影:冯芷茵、五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