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地扪建筑archive

20170106

建筑与建构的简单区分带来两种状态对于建筑学本身的观照以及进入结构节点的实践.当大家都缺乏实践的状态里,对于结构节点的讨论显得非常无力,由此研究的延续性亦无从谈起.作为建筑学本身的观照以及大家进入archive的公共性和必要性一种每个人的建筑学的概念有了提出的可能。

建筑行业的脆弱性(如果可以这么说的话)在于人们或多或少具备一定的建筑学知识,而人们不断增强的意识冲击着建筑师的专业地位.如果说建筑师还有什么可以确认自己的身份而不至于在冲击下失去信心,同时仍然保留勇猛精进的劲头能够往前走的更远一些的话,那么建筑学观察意识的提出和讨论开始显现其绝对必要性.

地扪的trip也许可以看作这样一次意识的训练,在中心/他者,主流/边缘边界的混淆和消融里,作为日常进入建筑学的方式,这样一种观察带来不同可能

场所image1时间/使用/循环

image2围合/挡小车的石板

image3场所意识/室外空间

image4

image5

image6image7阴阳/母公(塘公祠)

image8三陇板

image10

image11image12image13image15image16建造过程/文化心理

image18起居意识/冲击

节点

image20image19竹子节点/启发

image21洪水/承梁柱/地势

image22防鼠/禾仓/防火

image23需求/现代性/时间延续性/模型

image24木头/混凝土/连接

image25装饰性/文化心理需求

突围

image26image27模型/延续性/运动

image28装饰表皮/屋顶

image29image30材料/进入/冲击开始

柱头image31image32image33image34.jpegimage35.jpegimage36

发表评论